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迷情的夏天

迷情的夏天
「啊~~~~终於结束了~~~~~」
    下课的钟声响起,把考卷往前递出的我,无力的趴在桌上。
    「辛苦喽!每次到考试的时候,亚幸总是特别累呢!要不要考虑换个打工来
    做?应该会轻松不少吧?」
    好友世美拍拍我的背,每次她柔嫰的手拍我的时候,总是有股疗癒的温暖会
    传进来。
    「没办法,我又不像你,家里状况可以不用打工就好过日子。大学又要学费
    又要学分费,还有吃喝住等等开销。我没有努力一点可是活不下去的呢!」
    我享受她的抚摸,顺便抱怨一下。
    不得不说,从高中同班到大学,世美真的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女生了。
    长长的头发、白嫩的皮肤、明眸柳眉,加上对他人自然而然的关心。
    虽然常常被搭讪,但是至今没有男朋友也是一种奇蹟呢!「你又不给我养~~
    要不然你快点找个男朋友养你,就不用一边准备期中考一边打工啦!」
    世美戳戳我的头笑道。
    「我才没那个本事找人养我,给你养我更是担待不起,以后不知道怎样才还
    得起」
    我不高兴的拍掉她的手。
    这样一个大美人常常在我身边,我交得到男朋友才怪!也是因为她一直没有
    交男朋友,久了之后对她是蕾丝边的传闻也开始多了起来,和她从大一就同居的
    我自然也成了「热门人选」,也就更没有异性闻问了。
    「那还是换个打工吧!常常要做到七晚八晚的,一个女孩子也是很让人担心
    呢!」
    世美双手托腮看着我。
    极力劝我换工作的说词已经持续三个月了,对於打工时间略长,晚上不能和
    她出去玩和吃饭的情况也是抱怨不断。
    「不会啦!老闆娘文倩姊和老闆对我们一直都很好,有报告要赶也会调
    整班表。而且薪水给的又大方,还外加三节。算一算一个班也才六小时,薪水快
    赶上一般正职,这种工作哪里找呀!倒是你,嫌无聊的话还不快交个男朋友,反
    正我去的时间晚,你们要做什么我都不会管的」
    我反过来调笑世美。
    「我实在是心灰意冷,每个都像色狼一样,约会两次就想要搂搂抱抱的~~
    到底是男生都色狼,还是我碰到的都色狼啊~~~」
    世美听到这个话题也沮丧的趴到了桌上,哀怨自己的遇人不淑。
    「唉~~~文倩姊说过,男人都是由下半身控制的生物,女人要多懂得保护
    自己一点」
    我引用文倩姊说过的话,而且这次小心不误用她的称谓。
    也是没办法的事,自从文倩姊来了之后,老闆到店里的次数一天比一天少,
    搞得我都觉得文倩姊是老闆娘,老闆只是个插股的了。
    「话说,你们文倩姊那么漂亮,她就没打算再嫁吗?三十多岁、姿色过人,
    应该也是蛮有行情的吧?要不你乾脆拱她跟你们老闆在一起,这样你们老闆连请
    人都省了,文倩姊也有依靠了~~~」
    世美双眼发光,滔滔不绝的幻想着。
    这傢伙,自己的事不上心,对别人的八卦倒是热心的很。
    「呵呵~~~我只是一介工读生,没什资格去说这个啦啊~~我要走了
    晚上来再帮你买宵夜喔!掰掰~~~」
    我抓起背包往教室外冲。
    「我要卤豆腐和四季豆~~绿茶要无糖去冰的~~~」
    后面传来世美远远的呼唤。
    「好~~~~~记得帮我喂小黑喔!」
    我大声的应。
    就算她不交代我也知道,每次都点一样的东西。
    跟小黑一样,每天吃猫食都不会腻的。
    不过,保持良好的身材真不容易,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买鸡排和珍奶,只能陪
    她啃蔬菜了。
    算了,等一下买个鸡排去店里啃完再上工,这样就不用去迎接世美嘲讽的
    眼神了。
    「啊~~~~亚幸姊姊来了!」
    我拎着鸡排和珍奶踏进店里,忙着擦桌子的宜静抬头向我打招呼。
    「哈啰~~宜静,今天悦真不帮你补习吗?」
    我露出笑容应。
    和上班时职业的笑容有很大的不同,毕竟面对的是个可爱的国中妹妹嘛!还
    记得前几次见到她的时候,还是短短的头发,抿着嘴一言不发的,像个秀气的小
    男生。
    现在头发也留到耳下,和眼睛一样都是乌黑得会发亮的颜色,在店里也是笑
    嘻嘻的跟每个客人打招呼。
    年轻可爱有活力的妹妹,自然也很受客人喜爱,同事们也不时揶揄着「亚幸
    的看娘地位受到威胁了」之类的。
    我自然是不顾她们的消遣,有这样个开心果在店里,也是让我的工作减轻不
    少呢!「嗯~~~刚考完试,悦真姊姊有事要忙,就让天生哥载我来了!」
    宜静把擦过的那一面抹布对摺,再擦了一次桌子,看得出来是常做家事的小
    孩。
    「嗯天生老闆也来了吗?」
    我的心跳稍微加快了一点。
    「天生哥哥刚刚载我来,然后又去了,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处理怎么了
    吗?」
    宜静把擦过的抹布抓在手中,歪头看着我不太自然的样子。
    「呼~~那就好!没事啦!」
    我复平常状态,最近看到天生老闆,总是不太习惯。
    应该只是太少来、变得瘦了一点跟之前那个胖胖的邻家大哥形象搭不太
    起来反正就是不如和文倩姊相处自然啦!「呵呵~~~亚幸姊姊有点奇怪呢
    呜喵」
    宜静正笑笑的看着我的反应,猝不及防的头上就被桌游的盒子敲了一下,发
    出了蛮萌的叫声。
    「妈妈做什么啦」
    宜静抱着头向用桌游敲她的文倩姊抱怨。
    「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叫天生老闆,不要跟悦真熟就没大没小的!」
    文倩姊一本正经的教训着女儿,其实老闆对文倩姊也很客气,只不过文倩姊
    在工作上太一一眼了。
    被教训了的宜静摸着头小声嘟嚷:「在补习的时候都这样叫嘛动不动就
    打头长不大怎么办」
    啧~~~太可爱了,真想抓家养!「亚幸,现在人还不多。你先把东西吃
    一吃再做事吧!」
    文倩姊走柜台后,边把桌游放架上,边跟我叮咛后就走进厨房了。
    「好~~~谢谢文倩姊」
    我对着她的背影致上深深的谢意。
    对我们这些员工文倩姊还是很照顾的,只要是自己还能做的事就催我们快下
    班,自己留着把事弄完。
    比起在快餐店打工到没时间吃饭的同学,就觉得有这样的上司真是自己的福
    气。
    盯宜静的视线从刚刚就一直紧盯着我手上的鸡排,嗯是想吃吗?但
    是我又没买别的东西,给宜静的话就要空腹到下班了。
    宜静的眼神好像射出了某种闪亮的光线,笼罩住我手上的袋子。
    呃算了,为美好的事物牺牲是幸福的。
    「想吃吗?给你」
    我递出手中的袋子,看着宜静发亮的脸庞,心里感到一阵满足。
    啊~~~可爱真好啊~~~~「不妈妈说不能一直吃姊姊们的东西
    吃一口就好?「
    宜静头看了一下厨房的方向,压低声音伸出一支手指头。
    「嗯~~~好~~~~不会让文倩姊知道的!」
    我点点头,把鸡排从袋子里拿出来。
    「呜~~~~~好好吃」
    宜静大大的咬下一口,托着双颊散发幸福的感觉。
    呵呵~~~被治癒了,小动物系的少女真是有不可思议的疗效啊!考一天试
    的疲劳已经不见了呢!「宜静啊~~~桌子擦完快进来帮妈妈备料!」
    厨房里传来文倩姊的呼唤。
    「呜、噎咳咳~~~好~~~我马上就过去!」
    受到惊吓的宜静,被来不及细嚼的鸡排噎到。
    用拿着抹布的手不断捶着胸口,努力把鸡肉咽下去。
    匆匆向我点了个头,就要往厨房跑。
    我指指嘴角,示意她把油渍擦掉。
    「啊~~~」
    宜静用袖子擦了擦嘴,红着脸朝我笑了一下后往厨房跑去。
    决定了!等我有钱后一定要抓只宜静家养!我走进员工休息室时,暗自下
    定决心。
    「啦啦啦~~~晚餐晚餐~~~」
    把随身物品丢进个人柜子之后,我坐下来准备享用缺了一口的鸡排。
    「呀~~被咬了一口还是很好吃不,应该说是更好吃了大概是和可爱
    的妹妹一起吃的关系吧?」
    我踢着脚一边细细品尝着。
    在此我要严正声明,喜欢可爱的事物是人类的天性,绝对不是我有女同倾向。
    纯洁的小天使就是要当做艺术品来欣赏的嘛!话说,从小到大说我可爱的人
    也不少呢!那时候听到会觉得很高兴,现在感觉上就是拐着弯说你「不能算漂亮
    但是长得还不会」
    或是「长得像小孩子」
    一样吧!虽然还是有些好处的,老闆说过:「在刚开店的时候,还好有亚幸
    呢!靠着『新开的桌游店有很可爱的服务生』,这点招揽了不少客人。」
    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蛮高兴的。
    我边肯着鸡排边看着置物柜旁的小镜子,我的发色不深,以老妈的说法就是
    「酱油般的褐色」,在阳光下就更加明显,不过也省去了染发求时髦的麻烦。
    我懒得留太长的头发(要保养也是很麻烦的),过肩就已经是极限了。
    上工时绑的两只麻花辫,也因为发质较粗,而硬硬的挺在耳朵下方,看起来
    有点像某个动画里的机器娘。
    呜~~~真希望有像世美一样柔顺乌黑的长发,至少能好好贴在脑后呀!至
    於脸蛋嘛如前所述,堪称可爱之外,我也不太能找到别的形容词了。
    眼睛应该算杏仁状,嘴脣有点薄但至少是粉色。
    脸形算圆吧!也可能是圆眼镜的关系看起来才圆的,一点小小的雀斑才是我
    最大的敌人!但是我又不敢去做美容手术,感觉好可怕呢!而且也很贵如果
    用世美说:「亚幸很可爱呀!像小动物一样」,那我应该会把她说的小动物定义
    为囓齿类吧!还好胸部还有c,算是足堪安慰。
    不然只有53公分的身高,又是平的话就只是个超龄中学生了。
    不过,真是岁月不饶人啊!和宜静比起来,再怎么样的可爱也比不上年轻的
    气息呢!也该说是文倩姊会教小孩,身为单亲妈妈忙东忙西的,也能教出宜静这
    么乖的孩子。
    听说之前更辛苦呢!到处做工、推销,也曾深夜家,天没亮就出门了。
    也难怪她对年纪比她轻的老闆一直有种特别的尊重,毕竟这份工作让她稳定
    了不少。
    「话说你们文倩姊那么漂亮,她就没打算再嫁吗?要不你乾脆拱她
    跟你们老闆在一起」
    我想起世美的话,好像也是有点道理的。
    不管是出於尊重、感激之类的,总是比一般客客气气的朋友关系更靠近一点
    吧?而且宜静好像对老闆也非常有好感,不但常常去老闆家补习,还让老闆载来
    载去,连称呼都叫「天生哥」
    非常亲近的样子呢!或许,已经不只是亲近的范畴了。
    这个年纪的小女生,对年长的男性很容易崇拜的吧?如果说文倩姊和老闆在
    一起,宜静又迷恋老闆的话。
    以文倩姊对女儿的疼爱,说不定会两女共事一夫呢?那个叫什么?母女丼?
    以文倩姊的身材,从外观上看应该有d吧!一对挺立的美乳,在做那件事的
    时候,视觉效果一定很强的。
    听说男人都比较喜欢大的,也是因为这个吧?文倩姊跪在老闆面前,裸露的
    双乳夹着老闆的男性象徵。
    粉嫩如樱的乳头,在双手捧起的动作下摇晃着。
    文倩姊娇媚的说:「天生,喜不喜欢这样?舒服吗?」
    老闆发出舒爽的歎息:「啊~~~真是太舒服了!能被你这样服务,真是上
    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文倩姊娇羞的说:「只要你喜欢的话,还可以给你更多喔!」
    那个娇羞里面,一定也有大姊姊的温柔引导吧?「妈妈,真的要亲这里吗?」
    蹲在老闆胯下的宜静,捧着皱皱的阴囊,迟疑的问。
    「你不喜欢天生吗?」
    文倩姊以双乳搓动着肉棒,一边问女儿的想法。
    「喜欢啊!我最喜欢天生哥哥了」
    天真可爱的宜静这样答,一丝不挂的莹白身躯,因为害羞染上一点红色,
    看起来活像宗教画中的天使。
    下体紧密的连一只手指都进不去,正是小女孩未经染指的铁证。
    「那就努力试看看,天生会很舒服的喔!」
    文倩姊空出一只手摸摸女儿的头,又放双乳上专心服侍爱人。
    当妈妈真的很辛苦呢!两边都要顾及,只能先把自己的感觉放下了。
    「嗯~~~好」
    下定决心的宜静,伸出小巧的舌头开始舔弄长相不讨人喜欢的阴囊。
    文倩姊感受到女儿的努力,满意的将双乳中露出的龟头含入口中。
    母女一起努力服侍心爱的男人,在这样的夹攻之下,再怎样的男人一定很快
    就投降吧?「啊~~文倩姊我快要」
    老闆发出言情小说所描述的呻吟声,双手抱住文倩姊的头。
    文倩姊更加努力的套弄,为了让老闆体会最大的快感,感受到妈妈动作的宜
    静,也含入一边的睾丸,更加努力的将里面蕴藏的精液催出。
    「啊~~~~~」
    老闆仰头呻吟,肉棒喷出大量的白浊液体。
    「嗯~~~~」
    文倩姊感受到老闆的释放,更加努力的吸吮。
    双乳在手掌的辅助下,也夹得更加用力,彷彿要藉此将所有的精液榨取出来
    似的。
    「呀~~~」
    被射精时睾丸一跳一跳的动作吓到的宜静,钻出老闆的胯下,目瞪口呆的看
    着母亲吸吮男人的精华。
    自然的淫糜气息流窜,看得小女孩光洁的下体似乎也透出了一丝水气。
    「呵呵~~~~天生真不愧是年轻人,又多又纯呢!」
    文倩姊最后又吸了两次,确定棒内没有残留后,才把肉棒吐出。
    并用手把脣边逃出的一丝精液刮入口中,还不忘给予讚歎.
    真是成熟女性的余裕呢!不论在身心方面,都顾忌了男性的需求。
    难怪有些人偏好姊姊向的女性,所渴望的就是这样无微不至的体贴吧?「妈
    妈~~那个不会很髒吗?味道又很奇怪~」
    宜静皱着眉问,精液的味道对不经人事的小女孩,一定是很难接受的吧?
    「一开始会怪怪的啦!习惯的话就好了喔!尤其这个是男生对最喜欢的女生才会
    射出来的东西,所以妈妈很高兴,一点都不觉得髒喔!」
    文倩姊露出幸福的微笑「但是要吃那个,有点怪怪的呜~~~~」
    宜静还在心理挣扎之时,文倩姊就吻上了宜静的嘴。
    虽然已经都嚥下去了,但仍是残留不少那种强烈的气息,那个味道还是让宜
    静可爱的小脸都皱了起来。
    为了让女儿更快进入状态,文倩姊的手指也抚上了宜静稚嫩的穴口。
    毕竟是身为女人,就算手指没有插入,光在阴阜上来爱抚。
    就让宜静淫液渗出,鼻息加重了。
    「妈妈~~~~」
    文倩姊离开宜静的嘴脣后,宜静迷茫的双眼已经笼上欲情。
    「这样有没有好一点?」
    文倩姊双目带笑的看着女儿的反应。
    「有」
    宜静嘴边的口水还残留着男性荷尔蒙的强烈气息,不过本人已经不再避了。
    而湿润的下体,让懵懂的小女孩觉得体内有什么正在蠢蠢欲动。
    「是不是觉得小穴里面痒痒的?」
    文倩姊看到宜静双腿紧夹不断搓动的扭捏态势,怎么会不知道女儿已经春情
    荡漾。
    只是一语就准确道破宜静的感觉,也让宜静更加脸红的点点头。
    「来~~躺下来,把双脚打开。用手指把小穴外面拨开,嗯~~像这样,对!
    维持别动喔!」
    文倩姊指导女儿摆出性交的标准姿势,一手抓着老闆又硬挺的肉棒对准了女
    儿的小穴口。
    「呜~~~哥哥、哥哥~~~轻一点好痛!」
    才刚插入一点,宜静就痛得大叫。
    眼睛夺眶而出,刚刚的春情荡漾彷彿都像假的一样。
    「哎呀~~天生,要忍耐一点。宜静才是第一次,忍着点,慢慢来,等一下
    和我再放心做。现在小心点!」
    看到女儿难受破瓜的痛处,文倩姊也心疼得要老闆更怜惜些娇嫩的花朵。
    「对不起我先不要动我们先习惯一下」
    对十五岁的女孩性交,应该是谁都没有过的经验。
    以男人猴急的程度,会造成这样的结果也是可以想见的。
    在一阵慌张之下,被浅浅插入的宜静也稍稍习惯被插入的感觉了。
    「嗯~~~哥哥,可以进来了一点点,一点点就好!」
    宜静深吸一口气,进入备战状态。
    「好~~~哥哥要再进去了」
    老闆再次振腰,将肉棒推入。
    「呜~~~」
    虽然外面被撑开了,但腔内还是紧嫩的。
    即使缓慢的突入,也是让宜静感到撕裂搬的痛苦。
    「很痛吗?」
    老闆又停下了动作,不谙女人心的傢伙,只能从表情上猜想现在的状况。
    「有一点,但是也没有很痛啦!比刚刚好一点,可以再进来一点点!」
    宜静的承受力明显提高很多,但还是提心吊胆的。
    老闆收到许可,再往前进一点点。
    「啊~~~~~~」
    比刚刚疼痛倍的感觉,从下体直冲大脑。
    宜静不由得惨叫一声,低头一看大半的肉棒都已经进入,珍贵的处女血正沿
    着肉棒流出。
    老闆的背后,是文倩姊刚刚暗中作手,帮助老闆一次达阵。
    「呜~~~妈妈~~~好痛好痛喔!为什么~~」
    宜静真的是泪流不止了。
    「乖~~妈妈怕你痛太久,第一次都会这样的。一次痛完的话,以后就不会
    那么痛了喔!」
    文倩姊走到女儿身边,爱抚起那发育的鼓鼓的胸部,并吻上因疼痛而喘息不
    止的嘴脣。
    「嗯~~~嗯~~~~~」
    在母亲的温柔照顾之下,宜静很快就习惯了被贯穿的痛苦,并开始从身上、
    口中的爱抚再度体会到快感。
    下体的肉棒,随着人的呼吸轻轻的在穴中颤动,和上身的爱抚形成了奇妙
    的共呜,让小穴也不是这么排斥这个粗暴的征服者了。
    「啊啊~~~~妈妈~~~~哥哥~~~~」
    在文倩姊的示意下,老闆开始挺动肉棒,文倩姊也手口专攻宜静胸口的粉嫩
    点缀。
    刚能体会快感的宜静,在这种夹攻下,舒服的无法自己,只能不断呼喊着。
    「妈妈~~~妈妈我好奇怪」
    瞬间,宜静紧抱母亲的头,全身颤抖的呻吟着。
    「是不是很舒服?」
    文倩姊停下对宜静的爱抚,老闆也把肉棒抽离宜静小小的身体。
    「好舒服喔舒服到快要死掉了妈妈,做爱是这么舒服的事喔!」
    宜静露出小妇人的幸福笑容,对母亲报告自己的初体验心得。
    「是啊~~~就是这么舒服又幸福的事,才能生出你这可爱的小宝贝喔!」
    文倩姊怜爱的亲了一下宜静的脸庞。
    「嘻嘻~~我也要生个可爱的小妹妹」
    宜静窃笑着。
    「呵呵~~天生还没有射出来,看来是生不出来呢!以后再加油吧!不过,
    辛苦你了,天生。忍耐了这么久,来吧!在姊姊身体里面尽量舒服吧!」
    文倩姊跨在宜静身上,用手指分开穴口,对着老闆的肉棒发出邀请。
    文倩姊的阴毛梳落整齐的覆在阴阜上,如同她的性格般严谨。
    即便久无良伴,在这种地方也是细心维持的。
    「那我不客气了」
    老闆面对宜静是小心翼翼的,面对文倩姊的盛情邀约也是显得战战竞竞。
    毕竟是没有经验吧!如果刚刚没有文倩姊的引导,面对宜静也不可能那么顺
    利达阵的。
    「啊看起来和进来的感觉不一样啊~~~~」
    文倩姊早已湿漉的水帘洞,受到久未体验过的快感侵蚀,当即发出了满足的
    歎息。
    「文倩姊我忍不住」
    老闆还是不太敢放纵自己,抓着文倩姊的臀部努力忍耐即发爆发出的欲望。
    「没关系,随你喜欢的方式动吧!」
    文倩姊娇媚的声音似深海女妖的诱惑,将老闆最后一点理智抹消在歌声中。
    「文倩姊、文倩姊!」
    老闆疯狂的抽插着文倩姊,两人的交处发出了响亮的啪啪声。
    「好,再用力点!让姊姊舒服~~」
    文倩姊甩动波浪般的长发,不断扭动臀部,带给疯狂性交的两人更多的欢愉。
    如此强烈的性交,让穴口都泛出白色的泡沫,抽出的肉棒也将膣穴中过剩的
    淫液带出,如瀑布般长长的流下,在宜静一片狼籍的穴口汇聚,和破瓜之血融成
    一片。
    在文倩姊甩动下,双峰自然也抖动不止。
    在宜静的小笼包之前,两对乳房不断的摩擦,带给母女较为温顺的情欲挑动。
    「啊~~~~妈妈看起来好舒服喔!我也来帮忙!」
    宜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让小口刚好接上母亲晃动的美乳。
    「喔~~~女儿,怎么不要太用力。吸太大力了,这样妈妈很快就」
    受到女儿特殊的服务,本来就在势头上的文倩姊很快就面临缴械的危机。
    但基於希望对方也能舒服的体会,只能强忍着不让自己高潮。
    「没关系文倩姊,一起去吧!」
    老闆正好即将高潮,抓着文倩姊丰腴的臀部,抽插得更猛烈。
    不断的撞击,让原本白晰的俏臀都红了起来。
    「~~~~姊姊要去了。」
    文倩姊话还没说完,就被久违了的高潮冲击的全身颤抖。
    同时,老闆一下狠撞,直顶子宫口。
    把所有的精液全都灌入了孕育生命的神圣小房间。
    「啊~~~进来了好多」
    彷彿真能感到体内灼热的精液般,才刚停下高潮颤动的文倩姊又轻轻的抽搐
    起来。
    「文倩姊的身体真的好舒服啊!」
    泄欲后的老闆像公狗般,趴在文倩姊的背上,双手也袭上那对美乳,爱不释
    手的揉捏着。
    身下的宜静则饶有兴緻的看着哺育自己的双峰在老闆的手中变换各种形状。
    「嘴巴真甜,不过就算这样也不会让你多做几次的。好啦!快起来,再趴我
    身上就要撑不住,等一下全得压到宜静身上。」
    文倩姊温柔的提醒。
    「好~~~马上起来」
    老闆也怕压坏了宜静,连忙从文倩姊身上退出。
    肉棒离身时,藏在穴中的淫水阳精迫不及待的涌出,落在下方的宜静肚子上。
    「哇~~~好多~~~还热热的!」
    宜静好奇的涂抹着身上的淫液,把肚子弄得一塌糊涂。
    「这就是做小宝宝的材料喔!以后射进你的身体里,就可以让你怀孕了。」
    文倩姊趴在宜静耳边轻轻的说。
    「亚幸姊姊~~妈妈在叫你哇!为什么你的脸这么红?」
    员工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探头进来叫我的宜静看到满脸通红的我讶异的
    问。
    「没没有啦!鸡排太辣了啦!」
    我赶快喝了一口奶茶,冰凉的饮料滑过喉咙,让脸颊的灼热减轻了几分。
    「是喔?但是我刚刚吃的时候没有辣啊!」
    宜静一脸狐疑。
    「真的啦!哎哟~你先跟文倩姊说,我换好制服就出去。」
    我连忙站起来准备换衣服,结束这个令人尴尬的话题。
    「好~~~~」
    宜静拖着长长的尾音,关上了休息室的门。
    「真是的,我在乱想什么啊!还拿小女孩来幻想,真的是」
    我赶快换上女仆式的制服,绿底黑纹格线衬上通红的脸。
    这个配色看起来像是圣诞树一样啊!都是刚刚的画面太过刺激了「不行!
    要好好工作了」
    我双手一拍脸颊,把刚刚的妄想和小熊内裤上的水痕都忘掉。
    走出休息门,戴上职业的笑容,开始服务一堆年纪和我差不多或比我小的
    「大爷们」。
    一路忙到晚上九点「呼~~~终於结束了!」
    宜静擦了一下头上的汗。
    「是啊!今天是怎么事,人特别多呢!还在店外排队!」
    文倩姊也对此表示纳闷。
    「我想应该是刚考完试吧!啊~~~也可能是宜静太可爱了,所以大家都来
    看她了!」
    我揉着酸痛的肩膀,逗了宜静一句。
    「才才没有,亚幸姊姊比较漂亮啦!」
    宜静害羞了起来,看着格外让人心情愉快。
    「你们都太宠她了!被你们宠坏就不好。亚幸你今天也累了,就先去吧!
    收尾的工作我来就好了!「
    文倩姊一如往常的体贴。
    「不用啦!这个礼拜考试期,您已经帮我做很多事了。今天您和宜静就先
    去吧!我来收就好了。」
    我赶忙表明自己的立场,连续一个礼拜的早退,身为一个员工也是不太好意
    思的呢!「你一个人弄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我和宜静还可以做伴,你一个人
    家,太晚不好的。」
    文倩姊温柔的坚持。
    「您和宜静两个女人家,也是很危险。别担心我,我跑很快的」
    我做出冲刺的动作,让文倩姊和宜静忍不住「噗嗤」
    一声笑了出来。
    「但」
    文倩姊还想劝我。
    「不如你们先去!我和亚幸收就好吧!」
    门外传来男生的声音。
    「天生哥哥~~~」
    宜静一马当先扑向来人。
    「等等~~~小心,我手上有东西啊!」
    老闆在宜静的热情攻势下,努力维持平衡,不让手中的东西掉地上。
    「宜静,下来~~~帮天生拿东西!每次都这么没有礼貌」
    文倩姊起脸来训斥着。
    「好~~~~」
    宜静像被人骂的小狗,委屈的垂下耳朵,接下老闆手上的东西。
    「没关系啦!宜静很乖了。」
    在老闆的摸头攻势下,宜静很快就恢复了精神。
    嗯关系真的很好。
    「你们先去吧!虽然很久没有做了,但是有亚幸帮我,应该还不会收错地
    方。而且也会比较快结束。」
    老闆劝文倩姊带宜静快家休息。
    「这样好吧!那我们先去了。亚幸,你家路上小心些!天生,晚安!」
    文倩姊向我们点了个头,走向店门。
    「天生哥哥、亚幸姊姊~~~88~~~」
    宜静向我们挥挥手,跟着妈妈屁股后跑出店门。
    门外传来「跟你说多少次叫天生老闆」
    「哎哟~~~」
    看来是又被敲头了。
    我看向老闆,老闆一脸呆呆的样子看着周遭的东西。
    「那我们开始收吧!」
    我率先打破僵局。
    「喔喔~~~好~~~」
    老闆突然惊醒,开始一个一个找东西放的地方。
    十几分钟后「呼~~~应该差不多了!太久没有弄,真的忘了东西收哪。」
    老闆稍微抓了一下头,略带抱歉的说。
    毕竟刚刚几乎是我一个口令一个动作,这个甩手掌柜已经完全忘了事情要怎
    么做了!「是啊~~~老闆你再不来的话,乾脆把店送给文倩姊好了。」
    我向他吐了吐舌头。
    「怎么这么说,我也是有关心店里的好吗?只是比较少来而已。接下来的事
    情我来就好,你先去换衣服吧!换好我也差不多了,就可以关店了!」
    对我的挪揄不以为意的老闆还是和之前一样,催促我先做下班准备。
    「好~~~谢谢老闆」
    我转身进了休息室。
    真的变了不少呢!从之前那个胖胖的邻家大哥,变成身材标准的男生,看上
    去也有一点点帅呢!反倒让我和他相处起来不太自然了。
    话说,像他这样条件不太差的男生,怎么会一直没有女朋友呢?就这样很自
    然的一个人生活下去,都没有需要的吗?如果如果他现在开门进来爱
    只有两个人在这里该怎么办才好啊我解开制服的釦子,松开裙子的
    勾子时,休息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站在门口的是一脸坏笑的老闆「啊~~~老闆你要做什么?」
    我双手遮住胸罩和内裤,无暇顾及的裙子只能任他掉落在地上。
    「想说很久没有和亚幸亲近了嘛哇!平常穿那种制服都没有看出来,原
    来亚幸是这么有料的女生啊!」
    老闆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一步步向我走来。
    眼光在我的胸部和私处间来扫荡,单薄的内衣裤完全抵挡不了热切视线的
    肆虐。
    「不不要!」
    随着老闆的步步进逼,我完全无法移动脚步逃开,只能轻轻的摇头。
    「真的不要吗?」
    老闆像少女漫画的角,手指轻轻擡起我的下巴,深情的望着我。
    「不」
    我被那深遂的眼神吸引当下,还来不及再次拒绝,已经被吻上双脣。
    「嗯~~~嗯~~~~」
    原来接吻是这么舒服的事吗?光是接吻就会让人幸福的全身无力吗?「呜~~~~」
    正当我沉溺在接吻的幸福时,双手早已放下了戒备。
    老闆的手指就摸上了胸口和小穴,虽然隔着内衣裤但手掌的炽热早将那迫切
    的渴望传达给我。
    「哇~~~亚幸已经湿成这样了啊?是不是已经期待很久了?」
    老闆的手指把本来就湿润的小穴扣得巴答巴答作响。
    「不不要」
    我带着娇喘拒绝着。
    「真的不要吗?」
    老闆边问边掀起胸罩,略有规摸的双乳马上落入老闆手中。
    「不轻一点人家是第一次」
    我不能克制老闆双手在两个敏感带的挑逗。
    「来~~~自己弄开」
    老闆拉下拉链,把通红的粗大肉棒拿出来,示意我自己拨开内裤。
    「嗯」
    我像个人偶一样,乖乖遵从老闆的命令。
    在一只脚被老闆高高抬起的羞耻状况下,自己将女人的秘密禁地露了出来。
    「呜~~~~」
    老闆的肉棒一下子就没入湿答答的小穴里,没有想像中照撕裂疼痛,只是刺
    痛了一下,就踏入了女人的殿堂了。
    「亚幸~~~~」
    老闆由下往上的冲刺,每次都将靠在柜子上的我顶起又落下。
    「老老闆」
    我单脚踮着脚尖,艰难的应他的呼唤。
    感受到我在这个姿势的辛苦,老闆一把将我抱起。
    我像只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努力用双手攀着他脖子,让自己不会掉下去。
    「老闆」
    在这个危险的姿势下,我不安的叫了他。
    「叫我的名字」
    他将我靠上柜子,就用这种抱小孩的方式开始在我体内进出。
    「天生天生天生」
    每次都直贯至底的快感、充实感、被疼爱的幸福感,太多感觉让我这个性爱
    新手只能随着浪潮汹涌一路被推向高潮,连想稍微忍耐都做不到。
    「亚幸,可爱的亚幸,我的亚幸」
    他也呼喊着我,在我体内射出了一波一波灼热的精液。
    在高潮的时候,接受到这样的「倾囊相授」
    真的特别舒服啊!「呼~~~~」
    射精过后的他,好像也略感疲惫的把我放了下来,但肉棒依然插在穴中。
    「咦~~~天生?」
    我正想问,他已经一把擡起我的脚,强迫我转了半圈。
    然后从背后又开始抽插了起来,右手还袭上了因抽插而跳动不止的胸部。
    「现在现在真的不行啦!刚刚才做过,里面呜~~~现在不行
    啊~~~~「
    高潮后的小穴,敏感的将每一种感觉都放大数倍。
    再次接受到这种冲击的我,觉得脑袋好像快要停摆了,是舒服、是疼痛都搞
    不清楚了。
    「天生我快要疯掉了!!」
    我大喊着心里的恐惧。
    「没关系的喔!放心的疯掉吧!在我的肉棒下疯掉吧!」
    和平常不一样的他,感觉好像也疯狂了起来。
    「呜~~~呜~~~~~」
    我不由自的发出不知是呻吟还是悲呜的声音,矇矓中看向面前的镜子。
    被一个男人从后面上我的,虽然娇小的身高和他不相衬,导致每次抽插人都
    像是跳了起来一样。
    但是呻吟中,我的表情看起来,怎么一点痛苦的感觉也没有呢?好像也
    不是很讨厌呢「啊~~~~啊~~~~又要来了」
    在痛苦与快乐中,身体无预警的来了第二次的高潮。
    小穴的收缩,强力的我都感觉得到每次的抽搐。
    「呜~~~亚幸、亚幸你太棒了」
    他像抱着娃娃一样紧抱着我,最后一下直插进深处,让我双脚都离了地,还
    好有他抱着我。
    「呼~~~」
    等到他好不容易射完了,才把我放下。
    肉棒一离体,就感觉得到精液逆流而出。
    我一阵脚软,就往前倾去。
    他马上把我抱怀中,一手摸着我的脸,一手把小穴掰开。
    「从明天开始,我每天都会来。下班之后,你的工作多了一样,要记得喔!」
    他像情人又像人一样,在我耳边低语。
    看着镜中的自己,凌乱的衣服、散开的头发,下体不断流出的精液,一副经
    过惨烈战斗的模样,嘴角却浮出微笑:「是我会记得」
    碰碰碰「亚幸~~~你好了吗?出了什么事吗?」
    老闆在门外敲门喊道。
    「没没事,我马上出去!」
    我从妄想中惊醒。
    火速换完衣服,拎了包包冲出休息室。
    老闆正靠着一张桌子看着手机「对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我马上鞠躬。
    「啊~~~不用这么客气啦!只是等一好红!怎么了?没有开冷气的关
    系吗?」
    老闆听到我的声音,一抬头就被我通红的脸庞吓到。
    「没没有啦!只是鸡排太辣了!」
    我举起手中吃剩的鸡排示意。
    「喔是这样的啊那看起来真的很辣呢!我们走吧!」
    老闆很明显的不相信,不过还是没有多问。
    和我一起关上灯,走出店门。
    「那我先告辞了!」
    锁上店门后,我再次九十度鞠躬。
    「呃今天好客气呀!亚幸啊~~~这个给你」
    老闆叫住马上要转身逃跑的我,把一个袋子递给我。
    「咦~~~这个是金成堂的泡芙礼盒很贵吧?」
    离这里两公里远的店,老闆突然拿来送礼,感觉有点太过隆重了。
    「想说最近都没什么来店里,都多亏了你们,刚好这次买过来跟你们道谢。
    真的,没有你们,这家店就撑不下去了呢!「
    老闆抱歉的带着微笑,抓着头。
    还是之前那个邻家的大哥哥呢!虽然外表改变了,但有些事总是不会改变的
    呢!「谢谢你,天生哥!晚安」
    我开心的笑了起来,转身跑向自己的摩托车。
    「啊喔晚安,路上小心」
    被我从未用过的称呼吓了一跳的老闆,在身后大声叮咛。
    我骑上车,向他挥挥手。
    带着幸福的礼盒,去找世美泡个茶享受一下吧!能在这个地方工作真是不
    错呢!大家都是那么好的人呀~~~能每天和大家一起工作真是很愉快呢!至於
    今天的妄想,应该像小黑发情一样吧?明天起来就好了。
    我带着微笑,向宿舍方向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