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幸福时光

幸福时光
   我叫陈威,而立之年,经过几年的奋斗终于在一家广告公司坐上业务经理的
    位子。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工作顺心也就算了,竟然让我娶到一个风
    骚性感的老婆,她让我体验到了无限的乐趣。我特别的喜欢与别人分享我的老婆,
    甚至在一旁观赏她与别人做爱我都会非常的兴奋。如果你说我变态,那你就错了,
    也许是你还没体会到其中的乐趣。
    想起这几年所发生的事,我总会兴奋的一颗心狂跳,忍不住要讲给你们听。
    老婆名叫许若琳,我总亲密的叫她琳琳。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也是最爱的
    女人,这一切的性福和快乐都是她带给我的。她和我大学同窗四年,皮肤光滑、
    白皙,身材凹凸有致,尤其是那性感的嘴唇和迷人勾魂的眼神,曾是很多男同学
    追求和性幻想的对象,但最终还是我过五关斩六将,力战群雄成为了他们当中最
    性福也是最幸运的那个男人。
    琳琳毕业后在一家外资企业找到了一份文员的工作,由于总是受到变态领导
    的性骚扰就辞职了,后来又和朋友开了一家卖化妆品的小店,因为没有经商的经
    验,生意一直不见起色,所以就关门大吉了。为了尽快的卖出积压在手里的货,
    她就在淘宝开了一家网店,可谁也没料到,生意竟然非常的好。于是她成为了专
    职的网店老板,每天只是在网上收订单,发发货,维护一下网页,其余的时间还
    是很自由。她也真的慢慢喜欢上这个工作,毕竟时间很自由,收入也很不错。
    后来我的工作也越来越有起色,在我们都稳定下来后,便在朋友们的祝福声
    中,我们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当时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的不得了,毕竟能够
    从校园里恋爱直到最后成为夫妻的还是为数不多的。
    时光飞逝,转瞬间我和老婆已结婚三年,生活还算幸福,但总觉得过于平淡,
    应该说缺少激情,有时候我甚至都会想和老婆大吵一架,可面对温柔可人的老婆
    却总也发不起脾气来。
    为了让我们平淡的生活有所改变,我想了很多办法,但都不见什么效果,直
    到一年前的某一天,一件意外事情的发生,让我心中那团激情的火焰再次熊熊燃
    烧,一发不可收拾。我想我们的故事应该从那件事说起。
    去年夏天一个再也普通不过的周末,老婆很早就起床,处理掉几单生意后,
    就硬拉着要我陪她出去逛街。
    你要知道,混迹于职场,本来就很忙,加班加点就不用说了,而且经常会陪
    客户到很晚。难得有个周末,能睡个懒觉成了我最大的奢望。但是想到由于工作
    很忙,本来陪老婆的时间就很少了,在我有时间的时候还是尽量弥补一下吧。
    老婆化了淡妆,长发随意的扎了条马尾,一件浅蓝色的低胸吊带短裙,清纯
    中又流露出无限的妩媚与性感。两条性感的大白腿几乎全部袒露出来,看的我有
    一种立马拉她回床上的冲动。
    「不用穿的这么浪吧,你这是让人免费参观吗,那咱不吃亏了?」我搂着她
    开玩笑的说。
    老婆在我大腿内侧使劲一拧,「这不是你希望的吗?每次和你出去你都盯大
    白腿使劲看。今天我也试试,看你看谁?」。
    我痛苦的揉着大腿,看着老婆不怀好意的坏笑,无奈的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
    字:「下次换个地方掐」。
    说来也奇怪,每次和老婆逛街我一会就烦了,而今天我却逛的津津有味。老
    婆穿梭于各个品牌店之间,而我却欣赏着偷窥她那些男人猥琐的表情,心里竟然
    有一点小小的激动。
    中午我们胡乱的吃了些快餐,我想回家睡个午觉,可老婆非要拉着我去公园
    散散步。最终我无奈的妥协了,答应带她去我们恋爱时经常去的那个小公园。
    说是公园其实也算不上啦,只是在城市之间有那么一小片树林而已,只有早
    上还会有一些锻炼的大爷大妈,白天几乎是没什么人的,但是到了晚上就不一样
    了,有很多恋爱中的情侣在这里幽会。
    这片树林不是很大,我们俩悠闲的走了一圈也就十几分钟。诳了一上午确实
    有点累,就找了一把长椅上坐着休息一会。我们不自然的聊到了我们恋爱时来这
    里的情形,那时候我们来这里一般都是晚上,没人的时候琳琳总是背对着我坐在
    我怀里。我一只手伸进她的上衣摸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则会塞进她的内裤里,每
    次弄得她浴火难浇的时候免不了一顿啪啪啪。以致后来我们在床上做爱总感觉没
    有在这里刺激。
    琳琳很舒服的依偎在我怀里,我搂住了她的肩膀让她顺势斜靠在我的腿上。
    我很深情的吻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很自然的在她的奶子上肆意揉捏。说实话我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投入的吻过她了,心跳不自觉的加快了很多,抓住乳房的手也
    很自然的顺着小腹游走到她的两腿之间。
    琳琳的裙子本来就很短,当她一躺下来,内裤几乎完全暴露出来了。天哪!
    她居然穿着黑色的蕾丝T字裤,还有几根淘气的阴毛跑到内裤外边来。即使在家
    里她也很少这样穿,看的我鼻血差点流下来。当我把中指抵在她穴口外那一层小
    布条上时,我靠!全湿了。我的手指在她的骚穴上来回上下的摩擦,琳琳开始发
    出了轻轻的呻吟声,脸颊也慢慢红润了起来。
    我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中指在两片阴唇间轻轻摩擦,湿滑、柔软。我用两
    根手指分开了她的两片小阴唇,中指很准确的按在了琳琳已经充血的阴蒂上。随
    着我越来越快的按压、摩擦,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琳琳急忙抓住了
    我的手臂哀求说:「啊……要死了……太……太刺激了……我爽死了……」。
    琳琳的阴蒂非常敏感,记得有一次看电影,人不是很多。我们坐在一个偏僻
    的角落,我只是用手指玩她的阴蒂就让她高潮了两次,结果只看了一半,她就拉
    着我跑回家打炮去了。
    随着琳琳大量的淫液涌出,我的中指也慢慢的插进了她的阴道,或抽插或摩
    擦,琳琳挺了一下身体,轻轻的咬起了下唇,享受着这无比的美好。
    这种前戏持续了几分钟的时间,一根中指似乎再也无法满足琳琳那多汁的淫
    穴。琳琳的眼神有些迷离,呻吟说:「操我……我要你的……大鸡巴……操我…
    …·」。
    正当我准备把琳琳抱起来让她骑在我身上的时候,一抬头不禁大吃一惊。在
    距离我们十几米左右的另一张长椅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来了一个二十左右的
    小伙子,张着嘴直勾勾的看着我们。
    他人还算比较精神,短发,戴了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手里拿着本书,一看
    就是一个学生。应该是正在放暑假的大学生。
    我一下子愣住了,老婆发现我有点不对劲,抬头一看,顿时一下子从脸红到
    了脖子。她赶紧抓住裙角使劲的往下拽,想要盖住那几乎裸露的下体,可裙子本
    身就很短,再加上后背还压住了不少,她硬是没拽下来。无奈之下她扎到了我的
    怀里,头都不敢抬。
    我凶巴巴的瞪着那个男孩,眼神里充满了极度的气愤和不满。男孩似乎一下
    子回过了神,低下了头,拿着书默默的离开了。
    我拍拍琳琳的肩膀轻声的说:「没事了,他已经走了」。
    琳琳依然没抬头,使劲用粉拳捶了我几下「你也不看着点,都怪你,太丢人
    了!」。
    其实我心里也很不好意思,毕竟老婆的私处是只有我一个人才能把玩和欣赏
    的,在大白天还被人这么进距离的看到,心里难免怪怪的。万一要是被熟人知道,
    那就糗大了。不安、忐忑、害羞充斥着我心里,但莫名其妙的还有一丝丝激动与
    兴奋。
    「老公,咱们回家吧」琳琳红着脸说。
    我一下子急了「我靠,不会吧!子弹都上膛了,你却告诉我不打仗了?难道
    就这样回家了,你不难受?」。
    我又继续说到:「要不就让我干一下吧,我把鸡巴掏出来,你骑在我身上,
    反正我穿的也是短裤,万一来了人,你站起来,我一提裤子就没事了,应该看不
    出来。再说了,我们又不是没在这里干过。」说到这儿我就动手去扒琳琳的T字
    裤,她使劲的抓住了我的手,犹豫了一会,然后就慢慢松开了。我知道此时她也
    是很想我操她的。
    我挺起了腰,把自己的短裤往下退了退,露出了我那已经昂首挺胸的阳物,
    经过半天的刺激,加上男孩带来的那种一点点莫名的兴奋,此刻我的鸡巴已经坚
    硬似铁了。
    琳琳低下了头,张大了嘴巴,整个龟头直接没入了她性感的嘴里。两片性感
    的红唇包裹着我的龟头,不停的吮吸,时而轻咬,时而用她柔软舌头在我的龟头
    上来回游走,我感觉就像无数只蚂蚁在我的鸡巴上爬,苏苏麻麻,但心里更是一
    阵阵的悸动,这绝对是世间最美的享受。
    经过了一番又吸又舔,我的鸡巴上全是琳琳的口水。我示意琳琳站了起来,
    面对着我骑了上来。她一只手臂楼主了我的脖子,另一只手在两腿之间握住我的
    大鸡巴对准了她的穴口,慢慢的坐了下去。虽然我看不见下边的情况,但是我敏
    感的感觉到,我的鸡巴正一点一点的分开她的阴道壁进入到她的身体里。
    虽然那时的我还没有接触过别的女人,即使是现在我也一样认为琳琳的骚穴
    是最棒的。两片阴唇不肥不瘦,像两片红中透紫的花瓣,又像一对蝴蝶的翅膀,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蝴蝶逼吧。虽然经过这几年来被我干的次数不少,有了一些
    岁月的痕迹,颜色比原来深了一些,但我仍然觉得很美。尤其是插入后的那种紧
    握感,不松不紧,恰到好处。
    我把琳琳的裙子的肩带往一侧拽了拽,一只奶子很有弹性的跳了出来,正好
    对着我的脸。我很自然的张开嘴含住了奶头。双手则拖住了她白白的很有肉感的
    屁股,辅助她做上下的动作。
    琳琳配合着我的节奏,一下一下的上下运动着,每一次完全插入的时候她都
    会发出轻轻的哼声。上天的安排真的是十分的巧妙,我和琳琳简直就是绝配,每
    当我全根尽入的时候都正好能碰到琳琳的g点。随着不断的抽插,琳琳的淫水已
    经开始泛滥,我的鸡巴上,阴毛上,甚至大腿上都是。一时间轻风吹拂树叶的声
    音;小鸟在林间嬉戏的声音;琳琳轻轻喘息的声音;肉与肉有节奏的拍击声;鸡
    巴刺开阴道滋滋的水声,合奏出一曲人世间最美妙的旋律。
    这样持续了几分钟的时间,琳琳似乎是有些累了。她双手搂主了我的脖子,
    不停的前后扭动着腰肢,好让我的大鸡巴在她的阴道深处不停的来回摩擦,刺激
    她的g点。这是她最喜欢的方式,她总是说这种方式更能让她高潮。
    我不停的配合她,把腰往上挺了挺,好让鸡巴插入的更深一些。
    我用力的抓住她两只奶子,紧紧的闭上双眼,认真的感受着每一次的摩擦,
    龟头不时的传来一阵阵舒爽的感觉。
    琳琳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再加上今天的环境真的很刺激,她突然停止了动作,
    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脖子,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阵阵颤抖。我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阴
    道在有节奏的收缩着,一下,一下,夹的我很爽。
    琳琳高潮了。她用力的挺直了身体,微锁着眉头,紧闭着双眼。她深深的吸
    了一口气,半天没有吐出来,好像很痛苦,又似身体里积蓄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要
    爆发出来。
    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十几秒的时间,琳琳的身体一下子瘫软在我怀里,呼吸
    也渐渐的变得平缓。
    我抚摸着她的后背,轻轻的亲吻着她的额头。琳琳用非常小的声音说:「老
    公,好棒!好爽!爱死你了!」。
    休息了一小会儿,琳琳也恢复过来,她娇声的说道:「老公,你那里还很硬
    呢,我用嘴帮你吸出来吧?」。
    「不用!我要自己来!」。
    我让琳琳搂紧了我的脖子,我的双手分别挽住了她的双腿站了起来,这样琳
    琳的骚穴正处在身体的最低处,而我骄傲的大鸡巴依然深深的插在她的阴道里。
    我双腿分开,微微的弯起了腰,然后猛的用大鸡巴向前顶了出去,利用腿和
    腰的力量,再加上手臂的辅助,把琳琳顶了起来,我的整根鸡巴几乎都拔了出来,
    只剩下龟头的一小部分还没离开她的穴口。然后我迅速回到刚才的姿势,琳琳在
    重力的作用下猛然的落下,整根阴茎再一次完全的插了进去,而且由于用力过猛,
    比刚才插的还深,直接顶到了琳琳阴道的尽头,似乎每一次都有要冲进子宫的趋
    势。
    我一次一次重复着以上的动作,而且速度越来越快。琳琳也由呻吟慢慢的变
    成尖叫,由尖叫变成了张大了嘴巴,发不出声音来。
    这是我最喜欢的方式,一是能体现我很男人的一面,这是力量与技巧的完美
    结合,二是能把琳琳干的欲仙欲死。
    正当我满头是汗,干得正起劲的时候。琳琳突然紧紧的贴紧我的身体,不让
    我再动,紧张的的说:「老……老公……有人……」。
    我也着实的吓了一跳,紧张的问道:「谁?」。
    琳琳使劲的低着头,用极其小的声音说:「就是刚才在旁边的那个人,他在
    远处的树后偷偷的正往这边看呢。也许已经看了半天了,快让我下来吧」。
    我稍微侧了一下脸,用余光瞥了一眼。果然在稍远的一棵树后,他正猥琐的
    张望着。说实话当时我真的很想冲过去暴打他一顿,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极度
    的兴奋,也许这是我第一次,在别人的偷窥下操我的老婆。
    琳琳的脸更红了,一直红到了脖子。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非常的快,呼吸也
    有些颤抖,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琳琳如此的兴奋。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竟然说了一句:「也不知道大学里有没有教打炮的
    课程,看就看吧,我就是要他看看老子是怎么操你的」。
    我加大了动作的幅度,力道也更加的强劲,啪啪声有节奏的再一次响起,似
    乎比刚才更猛烈了不少。
    心里的恐惧、羞涩永远战胜不了下体的刺激,在我重重的顶了几十下以后,
    琳琳竟然被操的叫出了声,我知道她又快到高潮了。
    用这个姿势操她真的很累,以至于我的双腿都有些打颤,但看到琳琳的状态,
    我根本无法停下来。其实男人只需要那几秒钟的快感,但征服一个女人才能让他
    得到最大的心里满足。
    我咬紧牙关努力的坚持着,横冲直撞的大鸡巴持续的刺激着她骚穴里的每一
    个角落。也许是有人正在偷窥的缘故,她的淫水比刚才多了许多,有一些已经顺
    着我的蛋蛋流到了腿上。
    在我不断了刺激下,琳琳紧锁眉头,骚穴再次传来了那有节奏的收缩,她高
    潮了。
    「别动了……啊……停……快停吧……求你了……不行了……我要死了……
    啊……要死了……啊……」。
    我没有理会琳琳的求饶,反而更加快速的抽插。就像跑马拉松,我只差最后
    1oo米的冲刺了。近似疯狂的狂顶了近两分钟,伴随着我的鸡巴几次强烈的跳
    动,一股股浓稠温热的精液溢满了老婆的整个骚穴。我的身体似乎一下子被抽空
    了,无力的坐在了长椅上。琳琳停止了带着哭腔的哀嚎,瘫软在我的怀里,身体
    一阵阵痉挛。
    我突然想起了不远处还有个人,回头张望的时候,人已经没了踪影。我和琳
    琳整理好衣服,稍微休息了一会,起身准备回家了。
    当我们路过刚才男孩隐藏的那棵树时,发现树下有一团白花花的东西。走进
    一看,竟然是一张用过的纸巾,上面沾满了黏糊糊的液体,面前的树上,脚下的
    草叶上也有一些。
    「我靠,丫居然在打飞机!」我看了看老婆继续说:「他一定是幻想着把精
    液射进了你的逼里,这他妈是赤裸裸的意淫啊!」。
    琳琳没有说话,刚刚恢复的脸上再次泛起了红晕。可以感觉得到,她竟然还
    有些激动。
    当天晚上我们又大战了一场,我蒙住了琳琳的眼睛,学着学生的模样叫她姐
    姐,她竟然异常的兴奋,高潮了好几次呢。我也是爽的不得了,甚至有了一种想
    让那个男孩操她的冲动……